獅子

身陷蘿蔔田 (求)歡迎勾搭[笑]
被日月輕輕一推跌入無底深淵
日月神教徒

日月-小段子 生日

有沒有試過從來不對生日有任何期望?

[星伊歐尼,明天是生日呢,有甚麼打算嗎???]
看着手機上來自丁輝人的短訊, 文星伊扯了一下嘴角, 雙手沒有再输入。

生日嗎? 哈哈, 能期待甚麼呢? 還不同樣是普通的日子, 反正沒甚麼人會記得。文星伊點出了"丁輝人"的對話, 在通訊錄來回撥了幾下, 得出一個結論: 最多只有5個人會記得我生日。

[沒有。]

想了想, 文星伊這樣回覆了輝人。

[啊?沒有? 開甚麼玩笑!?雖然我和黑金剛好出國了, 你也不用這樣吧?]

看着手機輕笑, 沒有了輝人和慧真我還真沒甚麼好幹的。

再次點出了對話, 文星伊盯着置頂的一個對話聯絡人發呆。對話是置頂了, 旁邊的時間卻是一個月前的日子。我以為你可以一直處於首個對話, 想不到需要用到置頂功能才能把你留住。

點進"金容仙"的對話, 手每滑一下也只看到右側那一串串長長的訊息。不久, 終於看到左側的一個表情符號, 文星伊忽然感到眼眶一熱, 視線有點模糊起來。

容仙。。。你到底在想甚麼。。。

文星伊深呼吸, 再次拿起手機, 發了一條訊息出去, 靜候回覆。瞟了一眼時鐘, 是23:58, 還有兩分鐘。

[生日快樂星伊歐尼!! - 00:00]
[生日快樂!!!愛你喲!回來再跟你慶祝!! - 00:00]

是來自遠方竹馬的祝福。

[謝謝。]

文星伊躺在床上, 握着手機, 調了震機, 深怕錯過了每一條訊息。第二天早上, 淺眠的她睡得很安穩。

文星伊眼神空洞地看着手機, 良久才捨得換衣服去吃早餐。

發現手上感受到震動, 文星伊激動地把手機解鎖。

[來自金容仙的一條訊息]

文星伊的手控制不住地發抖, 小心翼翼地點開對話。

[我今天沒空]

文星伊怔了一下, 昨天晚上想了很多遍要是容仙找自己的話, 該如何回覆, 現在卻說不出一個字。

[。。。那, 不打緊, 你忙吧。]

天曉得文星伊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打出了很句。

[下一次吧。]

下一次? 我生日一年只有一次啊。。。

文星伊自嘲地笑笑, 果真忘記了。反正就是生日, 沒甚麼大不了。我只是想跟你一起過。

至少, 你回覆我了。

知道嗎?

有一種絕望叫

整天在等待那位最重視的人

可以跟自己說一聲"生日快樂"

她卻連自己的生日也不知道🙂

-----------------------
真實情感改編
20日高考倒數

獅子

日月-狼少女12(日月版狼少年)

終於更文了ㅠㅠ 久等了各位
忘記劇情的小夥伴請補回11章情節

--------------------------------------

一曲盡, 金容仙臉上也露出淺淺的微笑, 文星伊更是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金容仙看着被陽光包圍的文星伊, 忽然覺得她全身散發着一股暖男的氣質, 突然就被迷倒了。盯着文星伊看, 久久未有回過神來。

"。。。怎樣, 好听嗎。。。" 金容仙終於發現自己居然對着這隻小毛狼犯起花痴來, 立即把自己的三魂六魄招回來, 有點害羞的道。

呆呆的文小狼眨了眨那雙明亮的鳳眼, 靈動的雙眸忽然染上一層冰藍色, 然後很快又消退了。 金容仙見她的眸子又換回了啡色, 以為自己看錯了。文小狼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只是靜靜的看着金容仙。

"呀。。。你看夠了。。。"終於被盯得發毛的金容仙把吉他放好, 站了起來。

文星伊上前摸了吉他一把, 露出愛惜的神情。

"怎麼了? 喜歡啊?" 金容仙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文星伊的腦袋。

文星伊看了眼吉他, 又望着金容仙。

"等你學好了寫字和說話, 我才教你吧。" 金容仙笑笑把吉他放回原位。

金容仙剛轉身, 文星伊就伸出手放在金容仙頭上。

"。。。這。。。" 金容仙對此舉動哭笑不得, 卻又覺得非常溫暖。

文星伊一下一下撫摸她的頭髮, 溫柔地看着金容仙, 嘴角居然露出一抹微笑, 笑得金容仙心動。

"欸, 你幹嗎這樣。。。" 金容仙想要撇開頭。

文星伊慢慢湊近金容仙, 嚇得金容仙瞪大眼睛, 屏住呼吸, 怎料。。。

"鈴鈴鈴鈴...." 電話響起打斷文星伊的動作, 金容仙趕緊站了起來, 跑去接電話了。

"喂?請問是徐恩靜女士嗎?這裏是孤兒院, 有位置了, 可以隨時接收那孩子, 甚麼時候帶來呢?"

金容仙拿着話筒,不說話, 不知在思考着甚麼。

"喂?徐女士?"

金容仙握緊了話筒, 心一橫。

"對不起, 撥錯了。" 把電話扣上。

看了一眼文星伊, 發現文星伊把頭埋到沙發中, 不知在嗅甚麼。

"你。。。" 金容仙一陣無語, 走過去。

"哇!你這身衣服穿多久了!是不是很久沒洗澡!!" 金容仙這時才驚覺文星伊身上發出的味道。

金容仙一手拎起文星伊, 把她丟進浴室。

"都是女孩子。。。沒問題吧。。。" 金容仙一邊想着一邊放着水。

文星伊靜靜地站在一旁, 金容仙看了看石化的人兒, 扶了一下額, 認命地替她脫衣服, 一邊給自己做思想教育。

她甚麼也不懂...甚麼也不懂...我很純潔...

只是, 才剛看到文星伊雪白的背已經止不住胡思亂想的金容仙停下手, 拍拍紅通通的臉, 別過臉繼續脫她衣服。

"欸, 你給我坐進浴缸自己洗啊。。。" 金容仙對着光着身子的文星伊說。

然後狗血的劇情發生了, 文星伊腳下一滑, 連金容仙一起兩個人滑進了浴缸。

"啊!!!" 一聲尖叫驚着了剛回家的徐恩靜。

"容仙啊???怎麼了!!?" 徐恩靜連忙走到了浴室, 一打開門便看到令人血脈擴張的一幕。

"你們。。。" 徐恩靜指着在浴缸裏渾身濕透抱在一起的兩人, 說不出話來。

"不!!不是這樣的!!" 金容仙崩潰地叫道。

文星伊仍然狀況外地抱緊金容仙, 天知道這隻小狼只是怕金容仙摔着了。

家門再次被打開, 金時鎮和金珠泫回來了。

"歐尼!!!!" "努那!!!!!!!!!" 兩個小孩經過浴室, 看見石化的媽媽, 再看看浴室裏, 同時尖叫, 這十八禁的畫面, 太過了。

"不是的。。。你們听我解釋啊啊啊!!!"

金容仙淚崩, 這是跳着黃河也洗不清的局面了。好不容易從文星伊懷裏掙扎出來, 拿毛巾丟到文星伊頭上。

"你自己洗吧!!" 金容仙掩臉逃跑回房間。

文星伊呆呆地坐在浴缸, 有點不知所措。徐恩靜回過神來, 把兩小孩打發掉, 再替被扔下的可憐小傢伙洗了個澡。

忍受不了全身濕答答的金容仙在听到文星伊洗完後跑進浴室自己也洗了一次。

"莫呀。。。我剛剛到底為毛心跳得那麼快。。。伊桑嘿。。。" 金容仙把頭埋進水裏想要令腦袋中的奇怪想法弄走。

在當文星伊以為金容仙死在浴室的時候, 門終於打開了, 金容仙拿着毛巾擦頭髮。文星伊一見金容仙便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看見這一幕的金容仙止不住笑意, 轉身走上房間, 文星伊立馬跟上。

[世界公告]更文預告

抱歉讓大家等了那麼久 快進入高考時期
或許要等到5月才能再和大家見面
2月3月還會更 但數量有限
大家想先看甚麼我就更甚麼
未來這一兩星期內會先更一更狼少女
再次對不起 我沒有棄坑!
感謝各位

日月-等你下課 下(歌曲文)

即使金容仙身邊有了男朋友, 文星伊還是抽不了身, 不願退出。即使知道金容仙放學不會再有空抓她去補課, 身旁已經有了南允道, 仍是控制不住的來要見她, 一面也好, 就算自己會痛。

[20XX, 0X, 1X. 晴
文星伊, 就是因為你不好好讀書, 金容仙都被人虜走了。現在看她和別人一起很開心嗎?你TMD 給的爭氣點!把她抓回來啊!。。。可是, 我好像沒這個能力, 也沒這個資格呢。容仙今天在他身邊笑得很燦爛, 一點也不像我認識的她。。。她很幸福很快樂。。。]

"哈。。。" 文星伊翻看着厚重的日記本, 看着看着, 笑了出來。

"...學校旁的廣場 我在這等鐘聲響
等你下課一起走好嗎..."

等金容仙放學好像已經成了一個習慣, 想戒掉, 卻無所適從。差不多放學的時候, 身子總是不由自主地往以前被金容仙抓去補課的地點等着。可是, 不會再有人追着她要她留下了。

"叮噹叮噹-----"

"糟了!!!唉!!" 文星伊一听鐘聲, 驚覺不妙。

沒錯她是很想見金容仙, 但今天有重要事做!一定得開溜! 文星伊如是想着, 正從操場的一邊奔向大門, 想要逃走。

"文!!星!!伊!!" 豈料, 金容仙也像是早有預料般從教學樓跑了出來。

"啊啊啊!!!對不起容仙我今天真的不行!!!" 文星伊邊加快步速邊大喊。

"呀!!你給我站住!!!" 金容仙大叫。

"你走了我就不理你了!!!" 金容仙見文星伊越跑越遠, 只得出絕招。

文星伊馬上停下。

"你以後乖乖在這裏等我下課, 听到沒。" 金容仙喘着氣, 指着文星伊的腦袋。

"。。。" 文星伊看着那個快要累死的人兒, 無奈地笑而不語。

"叮噹叮噹-----" 鐘聲響起, 把文星伊喚回來。以往覺得很動听的鐘聲, 現在听在耳裏都覺得是諷刺。

文星伊把吉他拿出來, 在金容仙交男友以後, 等放學時便會唱唱歌, 反正沒人會管她。

"彈著琴 唱你愛的歌 暗戀一點都不痛苦
痛苦的是你根本沒看我..."

彈着彈着, 看到金容仙挽着南允道從教學樓蹦了出來。文星伊手還在掃着和弦, 嘴着哼着汪蘇瀧的 , 但視線和心神已被金容仙勾着隨她而去。那兩人就這麼在文星伊眼前走過。

我總是看着你的背影, 甚麼時候你也會轉過來看看我呢。。。?

"我唱這麽走心 卻走不進你心裡
在人來人往找尋著你 守護著你不求結局..."

上了高三, 文星伊還是失去了金容仙的督促, 沒了任何動力, 甚至連原來的成績也保持不住, 直接全部科目都不及格了。老師看這樣情況下去不太行, 又叫金容仙去調教一下某學渣。

"文星伊, 你是要怎樣。" 金容仙一天放學, 難得地找了文星伊。文星伊正坐在樹下彈吉他。

"哈哈! 我不這樣做你會來找我嗎?" 她停止撥弦, 輕笑, 沒有抬起頭看金容仙。

"你瘋了? 把成績當甚麼! 都高三了, 不能成熟點嗎?"

"。。。我只是, 想見見你。" 剛說出口文星伊便後悔了。

果然, 金容仙用着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文星伊。

"就是, 你太重色輕友啦! 一有男朋友把我這個好朋友都拋棄了!" 文星伊裝出一副我氣懷了的樣子。

"星伊啊, 我沒有拋棄你, 只是你也要學懂自己溫習了好不好。" 金容仙扶額。

"。。。嗯。" 文星伊尷尬地回。

"你有甚麼想問還是可以找我的, 好朋友。" 金容仙笑了笑。

"容, 要听我唱首歌嗎?" 文星伊拍了拍吉他。

"啊?你會彈啊?"

"當然了。"

"好啊。"

"...你說你有點難追 想讓我知難而退
禮物不需挑最貴 只要香榭的落葉
營造浪漫的約會 不害怕搞砸一切
擁有你就擁有 全世界..." 文星伊輕快地唱出告白氣球。

容, 你能听着我的弦外之音嗎?

"容仙, 原來你在這。" 一把男聲打斷了我唱歌。

"允道你怎麼來了。" 金容仙驚喜地說。

"我的朋友們說一起溫習, 就來找你打算預上你, 剛去課室卻找不到你。"

"好啊, 我現在就走。" 金容仙站起來。

"這是。。。?"

"她是文星伊, 我好朋友!"金容仙笑着介紹。

"星伊, 這是允道, 我男朋友, 你也認識啦!" 那三個字很刺耳, 不論是形容我或是他的。

"你好。" "你好..."

"我伊我走啦!你給我好好學習。還有, 你唱得真好听!!" 金容仙挽着南允道的手離開了。

"喔 你又擦肩而過
我唱告白氣球 終於你回了頭..."

文星伊低着頭, 抱着吉他, 不再看着金容仙離開的背影, 她覺得每一次靈魂都被凌遲處死了千萬次一般, 無力地哼着告白氣球, 卻沒有聆聽者了。

"鈴鈴鈴..." 電話鈴聲把文星伊從回憶錄拖着現實, 放下手上的筆記本, 扯下耳機, 接起電話。

"星伊歐尼, 黑金說今天晚上找你喝酒。" 是輝人, 也是文星伊和金容仙的高中同學。

"。。。現在?"

"對, 在日月酒吧, 快來吧!!" 然後就掛了。

文星伊無奈地放下手機, 回房把筆記本收好, 穿上大衣, 又戴上耳機出門。

剛走出公寓, 好巧不巧碰到了金容仙, 當然還有南允道。

"星伊!!!!很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金容仙居然認出她了。

"。。。嗯, 還好。"

"對呢, 兩個月後我和允道舉行婚禮!你要來當伴娘啊!!!" 金容仙突然想起。

這, 不是文星伊想要的不期而遇。

不知道如何結束這場'偶遇', 混沌地走到酒吧, 剛坐下就灌了許多酒, 不顧丁輝人和安惠真的勸阻。

"...總有一天 總有一年 會發現
有人默默的陪在你的身邊
也許我不該在你的世界..."

我哪來的自信覺得我能等到你。。。

耳中不停重播那一歌, 歌詞直擊文星伊殘破不堪的心。

文星伊又喝了一口酒。想起家中那本筆記本, 就是一本給容仙的情書。

"當你收到情書 也代表我已經走遠。"

再見了, 容。對不起, 出席不了你的婚禮, 出席不了你和別人的婚禮。我不希望你在和別人步着教堂時, 門外的另一邊的正漸漸遠去。

等不到你下課來到我的身邊,
只能回味與你相處的每一天。

日月-等你下課 上(歌曲文)

"你住的巷子裡 我租了一間公寓
爲了想與你不期而遇..."

這首歌已經不知道重覆播放了多少次, 明明不是太悲傷的旋律, 連歌曲名字也是有點甜甜的, 然而歌詞每一句都令文星伊覺得越听越心酸。

金容仙。。。你過得不錯吧。

文星伊轉進一條巷子裏, 走進一所公寓, 進去前還不忘看了一眼對面那棟房子的二樓, 瞟了一眼便回家去了。打開家門, 把袋子扔在沙發上, 到了房間把一本厚重的筆記翻了出來。

"...高中三年 我爲什麽 爲什麽不好好讀書
沒考上跟你一樣的大學..."

翻了幾頁, 文星伊剛要拿起筆打算往本子上寫, 三秒後卻又擱了筆。文星伊閉上眼, 打開記憶盒子, 讓那些回憶又再一次在腦海回播。

金容仙和文星伊是高中同學, 兩個一個班上, 感情好得讓人羡慕。但不是一開始就那麼好的, 她們的相識就像一些青春劇或狗血小說的情節一樣, 剛好是鄰座, 剛好文星伊是學渣, 剛好金容仙是學霸, 剛好老師讓金容仙好好督促某學渣等等等等。反正, 愛情的萌生都是因為一切的剛好結合起來。

"文星伊你別跑!!!" 金容仙跑的氣喘呼呼, 一伸手抓到了文星伊的書包帶。

"唉!又被你抓到了!!!" 文星伊懊惱地說, 其實, 作為田徑隊校隊的成員, 怎麼可能會輕易被這個體育白痴抓到。

"你剛才中文課去哪了!"

"就, 逃了唄。" 文星伊被金容仙盯得有一點心虛。

"逃課還那麼理所當然, 給我回去溫習!!" 金容仙一手擰着文星伊的耳朵往課室走。

"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痛!!" 文星伊欲哭無淚, 心卻覺得甜滋滋的。

自此每天放學, 金容仙都把文星伊抓起來補課,一起溫習做功課。久而久之, 文星伊養成了等待金容仙下課的習慣。

"文星伊!!你給我好好讀啊!你又不是不懂!" 鼓起肉肉的臉頰, 金容仙不滿的用筆敲了敲文星伊的頭。

放學的教室空無一人, 文星伊十分享受跟心上人有二人世界的時間, 儘管做的事一點也不好, 但只和她兩人待在同一空間文星伊覺得可以。

"就是不想讀啊, 一點也不喜歡讀書。" 文星伊看着眼前可愛的人兒, 勾起了一抹微笑, 若金容仙看清楚點, 還能看出眼神滿滿的深情。

"你不讀書怎麼考上大學喇!!" 金容仙快要被這個人氣死了。

"反正我也沒想上。。。" 文星伊仍是托着頭, 定睛的看着金容仙, 滿不在乎地說。

"那你別浪費我時間了!!!我溫習了!" 金容仙轉過身不打算理會文星伊。

"唉唉唉!別這樣!我學不行嗎?我讀了我讀了! 容你別生氣嘛~" 文星伊見容不樂出現了, 趕緊上前抱緊處理。

"你快坐下來做題, 有甚麼不懂就問吧。" 金容仙嘆了口氣, 輕輕離開了懷抱。

"好吧。" 文星伊看了看抽開身子的金容仙, 乖乖坐回去做題。

可是我們的學渣文屁孩同學怎麼可能那麼老實, 才剛寫了幾題便專心不了。腦子心思全都在前面那個人身上, 跟本做不了題。於是文星伊同學便放下筆欣賞起金容仙的背影來。

"容啊。。。甚麼時候走。。。" 文星伊終於忍不住, 看了看錶, 都快要八時半了!!!

"那你先走啊, 我還要溫習。"金容仙頭也不抬。

"。。。你不走嗎。"

"不了, 待會再走。"

"那我等。。。"

"你先走吧, 不用等我了。"

"哦。。。好。" 文星伊弱弱的回了句, 便提起背包離開課室。

"躺在你學校的操場看星空
教室裡的燈 還亮著你沒走..."

文星伊跟本沒打算離開, 走到操場面對課室那面躺了下來, 一直望着亮起來的課室。

金容仙, 你甚麼時候才能明白我的情感呢。

"...記得我寫給你的情書
都什麽年代了 到現在我還在寫著..."

那一天, 文星伊在等金容仙下課, 因為文星伊想要把寫了幾個月的信給金容仙, 那裏。在操場盯着課室, 望穿秋水, 終於盼到那個心心念念的人兒跑到操場。

"星伊, 我交男朋友了!!!!!" 金容仙一見文星伊興奮我跑了過去, 第一句便跟文星伊分享這個她認為的好消息。

文星伊當下大腦當機。靜了幾秒, 才露出一個笑容。

"呼, 還以為要被你折磨一輩子呢!居然有人要了, 是誰拯救了世界哈哈哈!!!" 希望這個玩笑能成真。

我還是希望, 拯救世界的是我。

"哼!臭文星伊!我很多人要好不好!但是允道真的太好了!你完全比不上好嗎!!" 金容仙一听立馬反駁, 卻不知說的每一個字要在擊碎文星伊的心。

"南允道? 啊, 學生會會長。"

"就是! 哼不理你了, 允道等着我一起走, 再見!" 金容仙拿起袋子, 揮揮手道別。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離開的背影。

你的背影還是一樣的美麗, 但不再屬於我了。好像, 不用再等你下課了, 真好。。。不用再被人督促溫習了。哈, 我不喜歡你金容仙, 我一點都不喜歡你。。。

"...總有一天 總有一年 會發現
有人默默的陪在你的身邊
也許我不該在你的世界
當你收到情書 也代表我已經走遠..."

文星伊從袋裏拿出那幾封寫了好久的信, 把它們收在了學校一個很隱蔽的地方, 打算把對金容仙愛一起埋葬掉。

那一年, 她們高二。

日月-求你了, 容仙(半現實 短篇)

看到金容仙受傷, 心疼得不行,也讓我爆了這個腦洞出來
不是全寫實 很多腦補 別當真
起名無能對不起😂

----------------------------------

呀斯!!!這傻瓜!!!!

"容仙!!歐尼。。!!你怎麼了!?" 看到金容仙滑倒了的文星伊嚇得立即停下了舞步, 衝上前扶起她。

"沒。。。沒事啊。。。" 金容仙撐起笑容, 吃力地回答。

"歐尼你行嗎??" 安惠真和丁輝人也走了過去, 一臉的擔憂, 怕這倔強的姊姊又要勉強自己了。

"你!!你有沒有傷着哪裏!!?" 文星伊差點破口大罵, 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沒事, 奈何正是綵排中也不好發作, 只能壓下擔憂, 焦急地低聲問她。

"真的沒事星。。。沒事沒事, 繼續吧。" 金容仙努力站直身子, 腰部的痛楚差點讓她昏過去。

不行呢, 第一次和馬來西亞的木木見面, 不能讓好們失望的。。。

如是想着的金容仙充滿力量, 完成了綵排。音樂一完結文星伊快步上前扶了金容仙回後台, 和經理人姐姐說了狀況。金容仙在一旁的沙發痛得咧嘴, 深呼吸希望舒緩一下那劇痛。

"容仙啊, 你待會就別跳舞了, 坐下來吧。" 經理人姐姐自着金容仙這樣子, 也知道情況嚴重。

"可是。。。" 金容仙剛要回嘴。

"沒有可是, 你這樣子也沒法好好表演。"

"。。。" 金容仙靜靜地不回答。

"木木會體諒的, 你就別逞強了。" 文星伊拍了拍金容仙的肩膀。

"歐尼你給我坐着好好唱。" 丁輝人也難得霸氣一回。

"歐尼, 你的腰不能再傷了。" 安惠真加入勸說行列。

"。。。好吧。。。" 金容仙失望地道, 一臉委屈。

這樣子怎行。。。木木怎麼辦。。。他們很期待啊。。。呀斯金容仙你給我振作!!!不能讓木木擔心!!!!振作!!!!

經理人姐姐讓金容仙服了止痛藥, 讓她休息一下, 文星伊則陪在旁邊。

"容。。。你還好嗎。" 文星伊捉緊金容仙的手, 輕輕問。

"。。。嗯。" 感覺腰部的痛楚減少了一點, 輕哼了一聲。

"待會有不舒服一定要示意知道嗎?" 文星伊知道這個Yeba 絕對不會放棄舞台, 唯有看着她。

"知道了星, 謝謝你。" 金容仙閉上眼笑了笑。

到了表演, 金容仙換上一個燦爛的笑臉, 看到台下的木木, 仿佛全身注滿能量, 痛楚消失了, 獲得重生一樣, 笑着地盡心演繹每一首歌。她沒坐在椅子上, 從她表情或許真看不出她受傷了。即使她撐起了笑容, 木木還是止不住的心疼, 照片開始從各大媒體全開去。
而舞台上果外三人, 差不多整個表演都不離開金容仙附近, 陪伴在身旁, 即使金容仙叫她們去和木木玩, 她們也走了一個圈, 又回到她身邊, 安惠真還帶回一個金容仙的手幅給她。金容仙感覺心還有一股暖流流過, 更賣力地演出, 帶給木木們一個難忘的晚上。

表演完美地結束了, 媽木一行人趕緊收拾好起程回韓國, 一定要盡快把金容仙送往醫院險查。

"容, 你跟本站不直, 我來扶你吧。" 文星伊看着彎下腰的金容仙, 心痛得快要撕裂了。

"別, 星伊你和輝人惠真先走, 別讓粉絲都注意着我, 不然他們得擔憂死了。"

這傻瓜!!!!是有多愛木木!!! 文星伊心疼的看着眼前瘦身但倔強的人兒。

"你。。。好吧。。。" 文星伊無奈地嘆氣。

到了機場, 金容仙扶着經紀人姐姐彎着腰地走, 即使是痛也不能露出痛苦的樣子, 笑着和木木們打招呼。文星伊則是走着走着, 又停下, 等了一會, 才繼續走, 怕後面那傻瓜跟不上。

"容, 偶運不去了吧。。 " 上了飛機文星伊和金容仙說。

"怎麼可以!這節目就我們兩上!木木一定很期待!"

"再過一天要傳火炬, 你腰真的不能再傷了!"

"。。。不行啊。。。" 金容仙咬了咬牙, 腰部的不適令她好一段時間說不了話。

"呼。。。星, 你知道的。。。"

"我知道, 我知道你用生命熱愛着唱歌, 熱愛着木木, 我都知道。但你也是人啊, 你也會痛會哭會受傷, 你不是萬能也不是神, 求你不要再逞強了好嗎。。。木木會心疼, 我也會心疼啊。。。你可是我最愛的容仙。。。看着你這樣, 我好難受。。。"文星伊捧起金容仙的臉, 把頭靠着她的額頭。

金容仙柔情地看着文星伊, 止不住笑意, 眼泛淚光。

" 。。。謝謝你, 星伊。"

[世界公告]來勾搭我吧ㅋㅋㅋ

哈哈哈 不是發文啊
我只是忽發奇想 突然想發表一下
我是一個初級寫手 平時日常看到甚麼事都把它轉成故事情節寫出來
有時候一有靈感或腦洞開了便寫成故事
作為一個寫手還在努力學習中
你們每一個讚好都是我寫下去的一個動力
每一個留言都令我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有人喜歡
寫故事不是為了甚麼名利
就只是想以文字記下某些事 想感染其他人
或者是和有共同愛好的人分享喜愛的事
對於寫cp文的我來說 就是無止境的腦補😂
很想把這成為一個結交同好朋友的橋樑
所以歡迎大家找我聊天ㅋㅋㅋ(所以說到最後還是想要找朋友而已哈哈哈😂)
有甚麼故事構思 情節 或者提議等都可以私訊找我說說😂我可以盡量把大家的腦洞集合起來😂
催文的也無任歡迎ㅋㅋㅋ
絕對沒有棄千年醉坑的想法 但就是非常健忘,所以讀者們也可以時常來提提我😂
我是獅子但我不咬人的ㅋㅋㅋ
來找我玩吧 有煩惱也可以跟我說 絕對保密😂

日月-狼少女11(日月版狼少年)

過了很久終於帶着最新一章回來了😂
久等了
謝謝某人催更我才有動力繼續寫下去😁

----------------------------

"幹!!那是誰!!!。。。" 南允道在喝醉了的情況下還沒看清楚車前的黑影。

那黑影俯身抱起了一隻奄奄一息的羊, 看着南允道和濃妝女生。

"啊??是那該死的傢伙啊?嘿嘿嘿。。。" 南允道看到人影是文星伊後, 竟沒了驚慌感。

"啊?!!有人??? 允道歐巴怎麼辦!!被人看到了!!" 濃妝女生大呼小叫。

"別吵!!不用怕, 她是個啞巴, 說不出去的!!" 南允道把車開走了。

文星伊一直盯着汽車。車駛走後, 低頭看着懷中死去的羊, 眼神流出一絲憐惜。

"發生甚麼了!!!!??" 剛才那麼大的撞擊聲把農場主人林大叔引出來了。

文星伊見到林大叔, 靜靜的把羊的屍體放到林大叔面前交還給他, 並拾起欄邊的棒球, 離開了滿地狼藉的現場。林大叔呆呆的看着文星伊轉舉動, 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甚麼事。

太陽才剛升起, 文星伊已經起床了, 拿著一盆水小心翼翼的在灌溉小玉送的小盆栽。金容仙走到雜物房沒看見文星伊的身影, 在屋裏轉了一圈也沒發現, 听了院裏有聲音, 拉開趟窗, 發現外面有個替盆栽澆水的身影。

"星伊, 你起來了啊? 真早呢。" 金容仙叫了叫窗邊的那人。

文星伊看了金容仙一眼, 繼續專心的澆水。

"啊, 對了星伊, 你快進來!!" 金容仙拍拍窗框再次呼喚那隻埋頭澆水的狼。

文星伊抬頭, 三秒後, 放下水盆進屋了。

金容仙領着小狼讓她學習寫新的字, 眼見文星伊的字跡越來越美, 不禁感嘆真有天分, 要不要以後讓她寫書法呢。金容仙盯着文星伊習字的側顏發起呆來, 腦子裏滿是一些奇怪的幻想。。。

"星伊, 你要不要學習說話呢。。。" 金容仙喃喃地說, 也不知道是不是說給文星伊听。

文星伊低頭自顧自的寫字, 她發現寫字太有趣了, 儘管不太明白內容就是了。

"欸文星伊,來來來, 我教你說話吧!" 金容仙拍拍文星伊讓她看著自己。

"看着我的嘴啊, "文", 跟着讀啊。" 金容仙想她學習自己的名字如何讀。

文星伊呆呆的看着金容仙, 張了張嘴, 卻沒發出聲音。

"試一試吧, "M-O-O-N"。" 金容仙再次嘟起嘴, 放慢嘴型, 讓文星伊好好跟着。

文星伊也跟着嘟嘴。

"嗚..." 就是發不出一點正常的聲音。

"看來是太久沒有用, 只懂發出獸叫呢。" 金容仙看着小狼, 但沒有感到氣餒, 只要不是啞巴就好了。

"看清楚啊, 試試發音, M-O-O-N... " 金容仙張着嘴時發現文星伊眼定定的盯着自己, 臉不由得發了熱, 輕咳一下, 避開了熾熱的眼神。

文星伊不解的看着金容仙, 呆呆的, 目不轉睛。

"你...你看甚麼看喇。。。" 金容仙用手扇扇風, 啊, 真熱。。。

文星伊低下頭寫字。

"喂, 別那麼快放棄!" 金容仙拍了拍文星伊的頭。

文星伊抬起頭, 再次露出那雙閃亮閃亮的眼睛, 金容仙被這一下再次萌了一臉, 啊不, 是帥了一臉。文星伊看金容仙叫了自己卻又不說話, 東張西望時, 瞥到了一支結他, 視線就再沒有移開過了。

"星伊, 想听嗎?" 金容仙順着文星伊的視線, 心想文星伊是不是想听自己彈結他。

文星伊沒有回答。金容仙站起來,越過文星伊走去拿起結他, 坐到沙發上, 文星伊也跟着金容仙移動到她面前, 坐到地上。

"好吧, 那我就獻唱一曲給你~" 金容仙擺好姿勢, 手輕掃和弦, 柔揚的弦音響起。

"在秋天寫了信
無論是誰都好
請收下吧

在落葉堆積的日子
孤獨的女人很美麗
在秋天寫了信
將徬徨的心

寄給你
落葉消失的日子
陌生的女子 很美麗~"

天籟之音令文星伊陶醉, 那個沉醉在彈奏中的人, 被陽光沐浴, 逆光看着有如天使下凡, 多麼溫暖的一個畫面, 文星伊感受到心中柔軟的一片被觸動了, 久久不能自拔。

日月-不知是甚麼的賀文?!

過了生日又過了聖誕的我才發個文😂
我也是醉了
反正腦洞開了就放個短篇

-------------------------------

"星啊, 快到你生日了, 你準備好你的直播了嗎?"

"代表要取消直播呢。。。"

"啊。。。是呢, 我明白。。。"

"木木們或許會很失望吧。" 文星伊有點苦惱, 卻不是因為沒能慶祝自己的生日。

"我想他們都理解的, 何況也有人同時都是閃家飯吧。。。"

"也是。。。啊對了, 我去官咖看看木木們的留言時, 看到有人讓我們跳trouble maker... " 文星伊一臉黑線, 其實心裏隱隱期待着。

"真有趣呢, 我們木木。" 金容仙笑了笑。

"。。。要做這個嗎?"

"你的直播不是沒了?"

"。。。。。。"

"文星伊。"

"在!!!"

"你要是想的話直接說就好了!" 金容仙盯着那個慫包。

"我。。。我。。不是。。是木木。。。" 文星伊結結巴巴的, 被盯得有點心虛。

"你說, 你心裏不想嗎?" 金容仙湊近。

"我。。。" 文星伊攻氣盡失, 宣告完敗。

"星伊不想的話, 那就不做了。" 金容仙坐回沙發。

"哎!!!?" 文星伊心想那可不行!!

"今天輝人說, 你生日那天一起外出吃飯。" 金容仙玩着手機。

"。。。啊?我想跟你二人世。。。" 文星伊低頭說有點抱怨的說。

"不行, 你去年生日就咱們去了樂天世界, 差點沒法跟木木交代了!" 金容仙沒好氣的打斷文星伊。

"反正他們都知道了啊。。。" 文星伊弱弱的飄一句。

"知道甚麼?"

"沒甚麼。。。" 文星伊覺得金容仙在明知故問。

"那就這樣。"

"好吧好吧。。。"

"給你慶祝怎麼好像為難你呢?" 金容仙給她一記爆栗。

"聖誕我要去你家!!!只有我們兩人!!!" 文星伊想着生日不能一起過聖誕還不行嗎。

"為啥?"

"容啊你不能這樣嗚嗚嗚。。。" 文星伊不理會了, 無賴的抱緊金容仙。

"聖誕我只有一個人過了嗚嗚嗚。。。" 文星伊繼續裝哭。

"你去找輝人好了。"金容仙不理會她。

"甚麼?" 文星伊一時轉不過來。

"輝人還跟你約好一起去看你的生日展覽呢。"

"哦?有人呷醋了?" 文星伊壞笑。

"沒有。" 金容仙淡定的說。

"是不是不滿有人抱我的人型紙板嘿嘿嘿。" 文星伊看着那個一直低頭不理自己的傢伙, 真可愛。

"沒有。"

"你別呷醋嘿嘿, 真人在這裏每天每分每秒隨時都給你抱啊哈!" 好友油膩星上線。

"收起你的油膩!!!!" 金容仙推開湊到自己面前的那顆頭, 擋着手機了。

"容啊容啊容啊!!! 你答應我嘛?昂?" 文星伊再次鑽着金容仙的懷裏。

"你給我個理由啊。" 埋頭在金容仙懷裏的某星沒看到金容仙臉上的笑容。

"。。。"

"怎樣, 沒有就別來了。" 金容仙勾勾嘴角。

"嗯!!!!" 懷裏的人忽然一抬頭把金容仙吻個天昏地暗。

"哈。。。哈。。。" 某星終於放開自己, 金容仙喘着氣盯着那人。

"怎樣, 這個理由足夠嗎?" 你的男友文總攻上線。

"。。。好啦好啦。" 金容仙繼續玩手機。

文星伊滿足的繼續抱緊自家女友。

我的媽啊啊啊
到手了!!!!
謝謝藍大大!!
感謝四位寫手出了這本書
一直很想要一本CP同人本
希望以後還會再會出!!!
收到附送的禮物我是激動得不能自已
逼不及待的看了幾頁
只想說那麼厚的一本太給力了!♥♥

@藍韌